是機動車還是非機動車? 交通事故賠償責任有區別!
您的位置:武隆網 > 社會民生 > 正文   |   2019-06-13

  本網記者 張再行

  2017年5月的一天,黃某等數人在前往親戚家吊唁途中,行走至我區某鎮某村民家附近時,發現道路上有積水,于是黃某便橫穿馬路通過,被秦某駕駛的電動三輪車撞傷。事故發生后,黃某先被送往村醫務室醫治,隨后轉至涪陵區中心醫院治療,于同年6月11日出院,共住院18天,花費醫療費60264.67元。在此期間,秦某墊付了黃某的醫療費42000元,但就其他相關賠償事宜,雙方未能達成協議。

  因黃某家人與秦某溝通不暢,再加上本案在事故發生時,也沒有向公安機關報案進行交通事故責任認定,于是在黃某住院期間,黃某家人向該鎮派出所報案,隨即民警對有關人員進行了詢問并制作有詢問筆錄。

  2017年7月,黃某向區法律援助中心申請法律援助,經區法律援助中心審查,認為黃某系老年人,且家庭經濟困難,符合《重慶市法律援助條例》第十一條第八款“交通事故、醫療糾紛、食品藥品安全事故、產品質量責任事故中合法權益受到侵害請求賠償的”之規定,決定給予法律援助,后該案指派由平橋法律服務所陳開陽負責具體承辦。

  承辦人在了解案情后,收集了受援人戶口證明、住院病歷、醫療費發票、派出所詢問筆錄等重要證據。同年8月,在承辦人的幫助下,黃某向區司法鑒定所申請傷殘等級鑒定,鑒定結論為傷殘十級。

  2017年12月,承辦人幫助受援人向區人民法院提起訴訟,要求被告秦某承擔本次交通事故的賠償責任。

  2018年1月,區人民法院開庭審理本案,在庭審過程中,承辦人提出:雖然本案無交通事故認定書,未對事故責任進行認定,但從原告提交的證據能夠證明事情發生經過,原告被被告駕駛的電動三輪車撞傷無疑。被告的行為違反了《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二十二條第一款:“機動車駕駛人應當遵守道路交通安全法律、法規的規定,按照操作規范安全駕駛、文明駕駛”之規定,應當對本次交通事故承擔全部責任;雖然被告駕駛的是電動三輪車,但是應當屬于機動車。參照《機動車運行安全技術條件》(GB7258-2012)和《電動自行車通用技術條件》(GB17761-1999)之規定,電動自行車最高車速應不大于每小時20公里,整車質量應不大于40公斤。本案中,被告的電動車整車出廠合格證上標明該車的最高車速為30公里每小時,不屬于電動自行車的范疇。因此被告駕駛的電動三輪車屬于《道路交通安全法》所規定的機動車范疇。

  秦某辯稱:首先,他并沒有撞到原告,而且當時墊付醫療費是弘揚社會公德的好意施救行為。原告沒有提交交警部門出具的交通事故責任認定書,也沒有公安機關的處理意見,不足以證明原告受傷與被告有因果關系;其次,他駕駛的三輪車屬于電動助力三輪車,且系合格產品,按照我國當前法律規定,該車未被強制要求上牌照及辦理行駛證,應當屬于非機動車輛。請求法院駁回原告的訴訟請求。

  法院審理后支持了原告大部分訴訟請求,但對責任的劃分上認為:黃某作為一個老年人,在雨天外出,其橫穿馬路時應盡到謹慎注意義務,但是黃某在未確保是否有來車的情況下,執意橫穿馬路,最終導致事故的發生,黃某自身也存在過錯。根據《侵權責任法》第二十六條“被侵權人對損害的發生也有過錯的,可以減輕侵權人的責任”之規定。結合辦案實際情況,認定原、被告的過錯對交通事故的發生作用相當,應負同等責任。又根據《重慶市道路交通安全條例》第六十七條第三項“非機動車駕駛人、行人與機動車一方的過錯在交通事故中作用相當的,機動車一方承擔百分之六十至百分之七十的賠償責任”之規定,認定秦某承擔本次交通事故70%的賠償責任,黃某承擔30%的責任。

  2018年3月,法院判決被告秦某在判決生效之日起十日內賠償原告黃某各項損失共計13781.52元。

  律師說法

  從本案可以看出,在承擔交通事故同等責任的情況下,如果秦某駕駛的電動三輪車被認定為非機動車,則其在本案中的承責比例應為50%,而當該車被視為機動車時,則秦某的承責比例達到60%至70%。這是在交通事故中,被認定為機動車還是非機動車的最大區別。在生活實踐中,類似秦某駕駛的電動三輪車或電動車使用很廣泛,我們通常也會認為他們屬于非機動車的范疇,通過本案的辦理,能讓人更加直觀的理解電動車與機動車、非機動車的聯系與區別,促使人們在駕駛電動車輛時做到更加謹慎、更加注重交通安全。

  知識鏈接:

  《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一百一十九條規定,“機動車”是指以動力裝置驅動或牽引,上道路行駛的供人員乘用或者用于運送物品以進行工程專項作業的輪式車輛。

  “非機動車”是指以人力或者畜力驅動,上道路行駛的交通工具,以及雖有動力裝置驅動但設計最高時速、空車質量、外形尺寸符合有關國家標準的殘疾人機動輪椅車、電動自行車等交通工具。

[打印]

[責任編輯: ]

重庆幸运农场现场开奖